中央政府    河北省人民政府   保定市政府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旅游投资>>旅游观光>>风景名胜
方顺桥简介
http://www.mancheng.gov.cn     2018-05-10     信息来源:保定市满城区政府
 

  

 

  方顺桥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西南50里处的方顺桥村,横跨于龙泉河上,因在方顺店附近而得名。东经115°14′52″,北纬38°46′45″,海拔高程33米。古时候驿路从方顺桥上通过,是京师经保定府去南方诸省及山西的南北交通必由之路,历代的重要关卡。据民国十八年(1929)《满城县志》载,方顺桥始建于西晋永嘉三年(公元309年),隋开皇、金明昌年间继修,明嘉靖三十五年(公元1556年)桥毁,僧德印募修。现存建筑为明重修。
  方顺桥为三孔券石桥,中孔较大,两侧各一次孔较小,均由细石料砌成,石楦雕栏,坚致雄伟。根据实测,桥全长30.61米,宽8.07米,由基础上皮至望柱顶高8.765米,中孔净跨14.34米,净高6.15米,两侧小孔净跨3.43米,净高3.7米。券条石均垂直于桥的走向,主券当中有戏水兽。桥上共有30根望柱,其中保留有22根形态各异的石狮望柱,石栏板28块,其中有24块带雕刻栏板,桥拱由长方形料石悬砌,桥面由长条石铺垫,桥两端各有两个巨狮,分踞左右。石桥造型流畅古朴,保持了早期拱桥的特点,另在该桥西侧300米处设计了两道护桥分水闸,用以分水泄洪,保证古桥安全。方顺桥历史悠久,古朴壮观,坚固耐用,规划设计科学合理,在道路交通史上曾起着重要作用,至今仍在使用。方顺桥在我国建桥史上具有较高的科学研究价值。


  当地有句民谣:“方顺桥三宗宝,王八碑,老牛槽,大石桥。”在保定西南六十里的曲逆河上,有一座三拱大石桥。此桥叫过“双凤桥”,后来又改称“方顺桥”,说来有这样一段故事。相传尧帝是上古时代咱们北方的一个部落首领,就住在尧城(今顺平尧城村一带)。由于尧仁慈爱民,聪明勇敢,善于抵御自然灾害,深得民众和其它部落拥戴,被推举为帝。后来,尧感到自己年纪大了,就想把王位传给儿子丹朱,可是丹朱整天价讲究吃喝玩乐,一不忧国,二不忧民,尧帝很为此事费心思。丹朱不能接替王位,那么叫谁担当呢?他的女儿娥皇女瑛看到父亲愁闷的样子,就替父亲出主意:“天下之大,贤才遍野,何愁无有?”尧帝听取了女儿的意见,经常到外头访察贤德之人。

  一天,尧来到舜村(即今东方顺村),见一穿戴朴素的小伙子正耕田。这小伙子手里提着个鞭子,用手拍着牛的脊梁说:“牛哇牛,你走哇!耕不完这三亩地,咱俩谁也别想回家。”牛听了小伙子的话,使劲拉了一阵,不一会儿又停了下来。小伙子又用刚才的办法说了几句,牛说又拉起来。尧帝看在眼里,觉得此人就是一个贤良之人,正是自己要寻访的人物,于是决定把王位禅让给舜。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尧还把两个女儿许配给舜。娥皇、女瑛与舜成亲之后,经常要过曲逆河,她们看到行人过河的苦处,就兴建了座三拱桥。人们为了纪念娥皇(乳名大凤)、女瑛(乳名二凤),就把这座桥叫做“双凤桥”。这不是瞎说,有诗为证:“双凤桥下水东流,昔日曾通一叶舟,芦苇夹岸澄水清,板桥石砌匠心求。”后人为纪念尧大公无私的贤德,就把这座桥改称“访舜桥”,舜的故里改称“东访舜”。时间一长,人们就叫成了“方顺桥”、“东方顺”。 关于方顺桥名字的由来还有一个说法,古时这条河的名字叫做“曲逆洒”,后来觉得名字不雅,就把曲改成了方,逆改成了顺,成了“方顺河”,其上的桥自然也改成了方顺桥。

  价值:历史上方顺桥地理地位及军事地位极高。日军曾在这一地区烧杀掠抢,发生过著名的保定战役;解放时期发生过著名的方顺桥会战;杨成武、郑维山、徐信、胡耀邦等名将都曾在这一带作战。
  历史上记载该桥有过数次修缮,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桥底的巨石如桥面石一般光滑了,就是说修缮过程中很可能对整个桥体做过大的变动,桥面的石头用在的桥底。没有任何保护的石桥风化很严重,但据说风化最严重的当是近些年。根据经验,桥的两侧的石栏板上应该雕刻有图案或图像,甚至是一些历史故事、典故。于是我努力地细细搜寻,但风化的原因,几乎已没有痕迹可寻。根据记载,此桥可能是最早建于晋朝永嘉三年(但据明朝《重修方顺桥记略》,认为当时仍为重修),距今天应该整整1700年,比赵县的赵州桥和古莲池中的绿野梯桥都要古老。

  王八碑:此碑立于该村北部,碑高约六米,立于“贝贝贝”的“尸贝”之上,百姓认不得这“贝贝贝”的“尸贝”原本龙身,只管从其外形叫做王八,碑也便成了王八碑。碑额两面均雕龙围绕篆书:恩荣。碑身阳面文字为:皇清诰授光禄大夫总督河道兵部尚书加赠太子太保世袭拜喇布勒哈番谥文襄靳公神道。碑身阴面文字为:皇清诰授光禄大夫总督河道兵部尚书谥文襄公靳公神道。两面皆为正楷勒石,唯字数有增减。该碑四周未见省市县任何级别的文物保护标识,村民称该碑在“破四旧”时曾被拉倒毁弃,近年出于对这“村宝”的朴实崇拜,村民才自发把它重新树起,没有文史专家的指导,碑的阴阳面立翻了个也未必哩。

  碑的右侧即为弯曲的古道,古道南行三余百米便是始建于晋代的古石拱桥——方顺桥。碑的四周皆为村民的宅院,看不出有墓冢的迹象(如曾有墓,村民至少会世代忌讳而留出一块空地的),连紧挨碑身东侧二米处还有人见缝插针建了处地秤,为过往货车称重获利呢。
  这碑的主人靳文襄公可是康熙朝的一代能臣,二月河著的《康熙大帝》和金庸著的《鹿鼎记》中都有相当篇幅写到他,基本形象对,但一些事例与史实不符。他姓靳名辅,字紫垣(1633~1692),汉军镶黄旗人,祖籍辽阳(一说山东历城)。清顺治时,官内阁中书。康熙时,迁内阁学士,后出任安徽巡抚。十六年(公元1677年)至二十七年,先后任河道总督10余年,康熙帝对他评价甚高。有《靳文襄奏疏》8卷、《治河奏绩书》4卷、《治河方略》8卷等著作传世。
  大清朝臣中死后被谥文襄的有几位:洪承畴、福康安、左宗棠和靳辅。襄是襄赞的意思,一般赐与那些武功卓著的能臣,并且有规矩:“文武大臣或阵亡、或军营积劳病故而武功未成者,均不得拟用襄字。”由于康熙亲政后以三藩、河务、漕运为三大事,靳辅作为治河名臣,“尽瘁河务三十年,襄赞圣功,与开疆辟土无异,所以特谥文襄。”雍正八年(1730年)建贤良祠祀王公大臣之有功国家者,至清朝灭亡入祀贤良祠人员共175名,康熙年间35人,其中就有:太子太保工部尚书衔河道总督谥文襄靳辅。
  靳辅是一位技术官僚,他注意吸取前人经验,亲自仔细勘查河务,与幕僚陈潢一起综合治理黄河、淮河和运河的河务,十年时间取得明显成效。可作为治河专家的他却不能应对官场上的周旋,一是卷入了明珠与李光弟的斗争,被打入明珠派系;二是与“一代廉吏于成龙”矛盾很深,河道总兵历来是个肥差,靳辅的治河方略虽然利于河务全局利于长远大计,但表面上又确实比于成龙的主张更费钱,而明珠一派支持靳辅的主张又确实是看中这一主张会动用更多的资财会给自己一方带来更多的捞取钱财的机会;三是他将河水充毁的田地干涸后充公,佃给当地百姓,收来的租子充实河务所需。这恰恰触犯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虽然有当庭对辩,虽然经过了程序齐全的民间调查,勒专家还是被罢了官,另一位治河专家陈潢病死狱中。
  继任河道总督于成龙处处与靳辅的治河方略顶着来,堤坝不该拆的也拆,直到受到了水患的报复朝廷才又想起靳辅,于是官复原职,他四处奔波治水,不到一年就病死任上,一说他卒于淮安,可这河北的神道碑又如何解释呢?想那清朝祀贤之风颇盛,靳辅除祀于朝廷的贤良祠外,江苏淮阴清江浦建有四公祠(靳辅、齐苏勒、嵇曾筠、高斌四分皆为有清治水名臣);开封东南隅古吹台禹王殿供有治水八贤,其中包括靳辅;济宁至南阳的百里长堤命名为“靳公堤”,济宁州天井闸口北岸建有“靳文襄公祠”等。雍正间也有“清河祀靳辅”的记载,这方顺桥一带河汊纵横免不了水患之灾,莫非是立一靳公神道碑震之?
  值得一提的还有,《靳文襄公奏疏》中还记载了康熙年间的一次“通货紧缩”,卷七中有:“顺治初年(各物)价值涌贵而买者甚多,民间货财流通不乏,商贾具获厚利,人情莫不安恬。近来各物价值颇贱而买者反少;民情拮据,商贾亏折,大非二十年前可比。”封建社会懂经济的能臣岂不是更凤毛麟角?
  石桥应该南北各有两座石狮,分别是雄狮和雌狮。北面的两座雌狮还在,南面的雄狮不剩一座,且风化得相当严重,而另一座不知所踪。桥面两侧是两排小石狮,共有11对,也风化的不成样子。从石材上看,有些石柱和石狮当是后来修补的。桥两侧各有一只龙头(实际上是吸水兽,是防止河水暴涨所设,一般古桥上基本都有),雕刻的栩栩如生,叹为观止。

 

收藏此页】【打印【关闭】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我要链接

满城区人民政府主办 满城区政府办公室承办
备案序号:冀ICP备13017698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60702000111 网站标识码:1306210001
电话:0312-7078111 邮编:072150 地址:满城区中山西路一号 邮箱:mchx_2009@126.com